我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海上記憶
上海人都熟悉的,是當時每家每戶都有一個木制浴桶和塑料浴罩。每次洗澡時,都要把塑料浴罩拉上繩子,掛在木制浴桶上方,將浴桶四周“嚴嚴實實”地套住,生怕冷氣“鉆”進浴罩內。至于洗澡水,則需要現燒。
作者:龍鋼 2019-12-06 17:24
(7)
(3)
曾經,葛劍雄的日夜起居飲食,都與奔馳的列車聲音相伴。在閣樓外,那通向無限遠方的鐵軌,也似乎在冥冥之中,啟發著葛劍雄未來的足跡。
作者:沈軼倫 2019-12-05 17:22
(38)
(9)
某床平時為人穩重,談吐得體,“小豬玀”說話乍乍呼呼,傻乎乎的不知輕重,他倆沒一點共同點,怎會好上的呢?我們聞之都摸不著頭腦。不過出院后,病友們相聚聊天時,好像聽說兩人真是走到一起去了,可見“霍亂時期的愛情”是可以打破很多世俗的東西的。
作者:任熾越 2019-11-27 17:11
(1)
(0)
從前的日腳慢,車、馬、郵件都慢。如果沒有郵政通信,也許就不會有葉其懂。是郵遞員的身份,讓葉其懂重新確立自己在上海的位置。在那個居民家中電話開始普及、年輕人習慣人手一只BP機的時代,書信往來依舊是重要的通信方式,訂報讀報依舊是獲取信息的方式。小葉穿梭在街巷和新村里,做好一名信使,把4300多封“死信”、1600多個疑難包裹送遞到收件人家中,惠及5000多名用戶,妥投率100%。
作者:沈軼倫 2019-11-26 17:10
(5)
(3)
幾十年營業員做下來,許多頭回客,成了認準第一食品商店的回頭客。尤其周邊的居民,有算著郁非的班頭來送喜糖、紅蛋的。有一次,一位原先住在南京東路社區,后來因為動遷住到莘莊的老先生,特意坐了兩個小時的車到店里來找郁非,就是為了看一看原先熟悉的店堂。這份深情,幾乎叫人落淚。
作者:沈軼倫 2019-11-20 10:20
(4)
(1)
山芋到手微燙,就在兩手倒騰,嘴里不停地向山芋“呼呼”吹氣。接下來剝皮,烘烤過的山芋已干皺,剝已不難。可上面連帶著不少山芋肉,邊剝邊把皮上的肉啃個干凈。一不小心,嘴上往往留下皮的焦黑,像長了“拉耷胡子”。
作者:袁念琪 2019-11-14 15:04
(2)
(0)
農歷一過九月,崇明農村里的新稻陸陸續續地登場了,看著金燦燦的稻谷,聞著香噴噴的大米,農家就要籌備著犒勞自己一番,吃飏稻風圓子,亦即把新稻飏干凈以后磨成粉,在加工后做成圓子品嘗。
作者:柴燾熊 2019-11-12 17:03
(2)
(0)
杏仁排、蝴蝶酥、哈斗、西番尼、杏仁糕……如果連著念出這串名字,老上海人一定心領神會:“哈爾濱”。此處“哈爾濱”,不是中國黑龍江省省會的名字,而是特指淮海中路603號那家西點店。從1936年開始,它的香味和口感已經參與定義上海之味超過80年。
作者:沈軼倫 2019-11-11 14:05
(2)
(0)
對癌癥患者來說,5是一個特別的數字。能否度過5年生存期,常被作為判斷病人療效的一個標準。隨著信息渠道的豐富和診斷技術的提高,在防癌治癌的路上,人們比過去更加從容有力,上海癌癥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也逐漸提高。但,僅僅是活著,就夠了嗎?生命旅程終將走向終點,面對途中的風雨錘煉,人究竟應該怎樣作答?在癌癥俱樂部,大家的回答鏗鏘有力:僅僅是活下來還不夠,要活得更有質量、更有尊嚴!去歌唱,去舞蹈!
作者:吳越 2019-11-07 17:07
(3)
(0)
  沿虹橋路,一幢幢公共建筑陸續出現,有了長寧區虹橋街道辦事處、長寧區人民法院等,還有了新型的生活居住區,如虹橋長發花苑等。姚村的老房子舊址上,建起了上海市血液中心。2004年,朱國萍離開了姚村。但早在1991年,朱國萍就開始在虹橋路沿線的虹儲小區做一線居委會工作,因此每天,她還是和虹橋路朝夕相伴。最終,虹橋路的點滴變化,都落在生活在其中的人的變化里。
作者:沈軼倫 2019-11-01 13:37
(1)
(0)
呼應著位于市中心的上海大劇院和位于浦東的東方藝術中心,在繁華的淮海路邊上的汾陽路街區,2014年9月,歷時6年建設的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正式亮相。就在上交新址落成兩年后,2016年1月,上音歌劇院宣布開工。黃金街區的黃金尖角上,又多一顆明珠
作者:沈軼倫 2019-10-31 08:44
(2)
(0)
煙紙店開在街邊,不僅僅是購買商品,方便日常生活的場所,而且也成了重要的社交中心。弄堂里及附近的居民來購物之余,總會聚在一起聊會天;派出所的民警下社區,也總在柜臺旁與大家一起交流民情,連家訪的老師,也常常站在柜臺邊,與家長們溝通學生的學習與在班上的表現
作者:任熾越 2019-10-30 19:33
(7)
(0)
熱門文章排行

 

上海辟謠平臺
上海市政府服務企業官方平臺
上海對口援疆20年
上海品牌之都建設推廣服務平臺
舉報中心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關注我們
客戶端下載
4.97亿巨奖魏吉祥